首页 服务项目
你的位置:杨书妮 > 服务项目 >
热点资讯
相关资讯
服务项目

一口气刷完十集《胆小鬼》,有点东西

发布日期:2024-02-20 15:40    点击次数:123

《胆小鬼》一条刑侦线、一条青春校园线,前者没有落入开挂、神化、悬浮的负面弊病中,内容和节奏都较为扎实,雪地中如花少女惨死尸体横陈、创伤感扑面而来很有冲击力。

后者也没有落入无病呻吟或者扭捏作态的尴尬套路中,刻画生动又细腻,少男少女群像之鲜妍美好、被“生吞”之惨烈,都很抓人。

两条线又以父女、受害者和办案者、背叛者和守护者等多种方式纠缠碰撞在一起,各自的质感和完成度都不错。

已追平前十集,这篇就简单聊聊第十集。

一,天理。

第十集结尾、秦理哥哥秦天似乎杀了冯国金身边的年轻人,这位对老冯而言如徒弟如弟弟一般的小邓。

小说中秦天并未杀他。

当然故事中有一个误会假象,剧作第十集是否停在“假”场面再等下一集找补回,也未可知。

小说最后一章的名字,是兄弟二人名字合起来的“天理”。

某种程度上两兄弟都含冤忍辱多年,幽幽冷冷茕茕孑立、是彼此在人世间最后的屏障和信念,不问一声但赫然有“天理何在”的诘问。

从小说《生吞》到剧作《胆小鬼》,从片名就能看出了一点迹象,而最被关心的问题也是“改编尺度有多大”,原来那“生吞天理”的内容能保留多少。

事实上小说处理本身就略含混,秦天的行为动机和逻辑合理性也始终有争议,但至少小说本身完成了“天理”叩问。

剧版中,秦天秦理的父亲秦大志,冷血杀人之后回眸的眼神、森然让人生出惧意。

被枪决前,念写给幼子的一封信,眼神又有在善恶维度之外的唏嘘。

父子兄弟,杀人血脉、冤冤相报、天理何在,剧作最终能表达多少,观望中。

二,天真和残忍的一体两面。

秦理被高磊锁进防空通道,一夜寻索之后、灰头土脸跌跌撞撞找到出口。

高磊第二天上学没看到秦理心中尚有恐惧不忍,尚未彻底丧失人性,但被秦理对峙险些被从窗口扔下时又毫无愧意,甚至凶狠反咬一口。

情急之时依旧口齿伶俐辩解、强调他是意外而秦理是真想杀他,可见早已打好腹稿且擅长栽赃发难。

面对王頔真心诚意发文,他大言不惭顺势忽悠,以退为进“你们都觉得我是坏人那我就是吧”(大意)。

一个油滑心机又恶毒的孩子,很立体。

傻乎乎的王頔当真就信他,那是王頔还没走上“成为势利者”之路前的天真,在被欺骗、在发出最后的光。

剧作中半数内容都在讲述少男少女们的故事,一群半大孩子基色以天真可爱真诚为主,但未成年人其实也知晓这残酷世界的带血法则、某些时候甚至更赤裸裸,血色残酷和雪色凄凉中的天真,才更如歌如梦。

对比小说,剧版在高磊身上花了更多笔墨。

让王頔天平倾斜向高磊更为合理,也让王頔后续在高磊劝说下为自保而做出对秦理不利之事、显得更有铺垫。

高磊这个角色完成度不低,也代表一类人的典型现象。

只是,在第10集单集中他的负面呈现,没有能有效打动人的情绪和价值落点(因为轴心落点在后续的秦理王頔黄姝故事)。

这就从某种程度上导致这一集部分内容有点寡淡。

秦理和王頔自幼一同长大的情谊,在高磊、黄姝等问题面前逐渐变形,这一集中他们的“中场”和解,则是在两位时常玩耍的秘密基地顶楼,通过篮球过人来单挑。

技术远远不如王頔的秦理,被逼到楼顶边缘之后铤而走险,不惜探身接近凌空、贴边跃出,惊险但顺利完成过人。

一次篮球过人而已,秦理便如此玩命,这显然是他个性里决绝的“我执”在燃烧。

首先,强化角色特点。剧作用一次游戏,浓墨重彩强调了角色特点:只有这样的人才会在黄姝死后多年、依旧人不人鬼不鬼痴缠其中、求一个“天理”。

其次,顺化逻辑线条。二人矛盾一步步深化、逻辑很顺畅,这场单挑的无厘头、不合逻辑、突兀,都可以解释为少年心性少年气。

再次,更为重要的是,他们之间的矛盾、和好、分分合合起起落落,也为后续王頔的背叛(如果不更改小说中这个重要情节)埋下更坚实的基础。

往前回溯链条、往后铺垫落脚点,横向编织人物关系、纵向点出人性的污点和复杂,从功能角度看,第十集中秦理王頔矛盾内容都在线。

但除却黄姝跳舞、小摊谈心、楼顶斗球之外,这一集里秦理和王頔之间的故事线,总让人觉得有些寡淡。

不至于是废戏,但不够凝练不够有看点,有点像高能故事里夹杂着一些温吞的半温不火的说明书内容。

三,要温柔,要有光。

黄姝在王頔父亲的小摊子找他谈话时,是友情、亲情意义上的清贫但美好。

亲情维度,王頔爸爸忙忙碌碌半天“七块,还来啊”,一家生计辛苦,但很有劳动的朴素尊严、和和美美一家人的幸福温情。

友情维度,王頔三句话不离秦理“秦理老说这甜”,他要背叛是真的,心中也朋友也是真的。

有真感情,还来真背叛,那才惨烈,活下来的少年、某一丝善念早已被生吞。

那殒命的洁白少女,无邪笑容永远留在岁月余温中。

秦理和黄姝常去的小屋,除却是秦理和黄姝的秘密基地之外,还是魏志红(秦天哥哥老板,小库房的所有人)企图伤害黄姝的犯罪现场。

前者是少年心事,稚嫩而美好、甜蜜而隐约;

后者是风霜刀剑,猪油蒙了心的色鬼油腻男,对美丽少女上下其手,让人作呕、令人齿冷。

黄姝对这犯罪(未遂)现场没有阴影,那是她的不幸也是她的强大。

黄姝在体力上、经济实力上、社会地位上都处于极端弱势。

高中还未毕业年纪尚小、在酒吧跳舞自己为梦想攒钱,本是自立,但在带着有色偏见的人眼里,这职业属性又更处于“可能容易被骚扰被伤害”的危险地带。

面对如此多的不幸和伤害,黄姝依旧保持着美好坚韧的品格。

对孩子气的娇娇如同暖心大姐姐,对王頔如知己,对秦理更是倾其所有。

世界以痛凌迟她,她却回报以翩翩漫舞。

第十集中,黄姝担心秦理、一路跟随闯进学校、和高磊爆发正面冲突,此后她

回到和秦理二人的秘密小天地安慰秦理,放下两个小破桶、点上火,用(疑似)毛巾的东西当水袖,隔着窗子翩翩起舞。

很美,很温柔,很甜。

同样是这样一间小破屋,在“穷和简陋”“穷而被欺负”“穷但是美好”等剧情需求面前,从不同角度呈现出不同质感。

客观条件上简陋,但一扇明亮的大窗子,时常闪耀着和少男少女美好心事一样的明媚光芒。

你看,在杂货间隔着窗户用着毛巾当水袖的的黄姝,一没舞台、二没装备、三没观众,一贫如洗但却不是一颓到底。

困境中互为依靠的少男少女,美好心事一笑值千金。

简陋道具搭出的星星火把,是人间四月天,是千里婵娟月。





Powered by 杨书妮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365站群 © 2013-2022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